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写在房子边上

《写在房子边上》是一部散文集

 
 
 

日志

 
 
关于我

人到中年不再想事业,唯记得少年情怀。《回望故乡》不思乡,高堂在身旁。恬淡人生静处,写字去我惆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好大一棵树  

2011-09-08 04:4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秋节前夕,我和堂妹开车去她家看望她父母。到她家后,我忽然想起她们村那棵高达的枫树,原本在路边很醒目的,但进村的路上,似乎并没有看见。堂妹说,你开着车,没注意到吧?枫树还在,就在公路边。我说,一会回去的时候,经过大枫树时,你指给我看看。

堂妹的家小地名叫段家峪,和我们家不在同一个村,从堂妹家到我们家,要翻过一座山。按说也并不远的,但因为他父亲和我父亲只是远房兄弟,又不同住在一个村里,彼此往来就少,顶多是大人们之间有些往来,我们小孩子,是彼此根本就不认识的。不过,他父亲是天津远洋公司的水手,在我们那一带,曾经很有名气。上世纪八十年代,冰箱和洗衣机是稀罕物,他父亲因为漂洋过海,有条件添置这些东西,于是,她们家就成为我们那一带最早拥有冰箱和洗衣机的人家。他父亲探亲回家,也会到我们村子里去,也仅仅限于大人们之间聊聊天,我们做晚辈的,通常像家里来了稀客一样,只能远远地打量客人,不敢也没有机会去掺和大人们的事情。我对她父亲的印象,永远停留在一个胖胖的男人的形象上,他手上戴着的一枚亮闪闪的金戒指,使得我第一次知道男人也是可以戴戒指的。这样的一个家庭,这样的一个人,当时在我们那一带,绝对就是众所瞩目了。虽然少往来,却知道段家峪有这样一个值得炫耀的本家叔叔。因此,今年三月偶然与堂妹相见,彼此称兄道妹,并不显得生分。那时,她去北京办事,专门去看了我父母,我想,礼尚往来,我也应该去看望她的父亲。正好中秋节我在澧县,就相约去她们家看看。当然,还有一个缘由,我对她们村那棵大枫树,一直引以为奇,潜意识里,我是很想去看看那棵大枫树的。

段家峪的大枫树,在我们那一带很有名,因为它大,几个人手牵手,难得抱住树身。据说它的树干中心是空的,里面可以站几个人。树一大,传说就多。有说某某小孩检了一根它的树枝烧火玩,结果,这个孩子就犯了冲,请道士做了几场法事才好。也有把树当神仙的,树身上,常常会挂一块红布,那是求神许愿的人们给树披的红,据说这样,许的愿会很灵。因为大家把大枫树说得很神,我从来就不敢走近大枫树,生怕一不小心招惹了神灵,所以,每次经过大枫树,都只是远远地望望,感叹它的高大。记得第一次是上初中时,我们几个同学专门去看稀奇,在离树很远的地方就止步了。后来,我在附近的小学教书,常常要从大枫树旁经过,同样也只是远远地望,不敢走到近处去。我不知道段家峪的人们,比如堂妹她们,是否到树地下玩耍过,我想,大枫树既然已经神话,她们对它的畏惧,未必就比我少。也许正因为有畏惧在,大枫树才得以保全,不然,大炼钢铁时代,它早就被砍去烧掉了。

在堂妹家吃完中午饭,我们开车回县城。离大枫树还很远,表妹就提醒我看大枫树。只见车的前方,那棵大枫树枝繁叶茂。我将车速减慢,缓缓地驶过大枫树,见到树根下有一团红布,看来,这里还是常有人来烧香许愿。其实,于大枫树而言,它原本只是一棵树,但它以其高大成就了它的“势力”,它就不再只是一棵树了。

而对于一个家族,血脉相连的认同,家族文化的感召,是不是也是一种“势力”呢?我想,那也是一棵无形的树,它生长在一代代子孙的心里,永不枯萎。想到这里,我不禁对大枫树多了一份崇敬,曾经的畏惧,荡然无存。我踩住刹车,注目大枫树,许久许久……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