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写在房子边上

《写在房子边上》是一部散文集

 
 
 

日志

 
 
关于我

人到中年不再想事业,唯记得少年情怀。《回望故乡》不思乡,高堂在身旁。恬淡人生静处,写字去我惆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记得当时年纪小  

2011-08-04 07:3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前,我从北京回到澧县,参与澧县生物质发电厂的前期筹备工作。这之前,我差不多有十好几年不曾回过澧县了。定居北京,父母也迁居北京,回老家的理由似乎就少了。而我栖身的房地产行当,又多是节假日时忙,所以,许多个回澧县的计划,就在一次次的加班中成了泡影。澧县生物质发电厂的发起人是我中学同班同学,他邀请我凑个份子做股东,我因此终于在离开澧县十几年之后,得以再次回到澧县。

        到机场接我的是一个叫“喜吧”的年轻人。他一见面,即叫我“周老师”,让我颇感诧异。见我疑惑,他帮我揭穿了谜底,他说,“周老师,您教过我,在中心学校”。“中心学校”?确实,我曾经在那里教过书,但我并不能记得这个叫“喜吧”的年轻人曾经是我的学生。直到今天,喜吧还是一直叫我老师,我也会在向别人介绍他时说他是我的学生,但我教他时有关他的一切,我一丁点儿也记不起来了。

        喜吧很肯定他当初就在我班上,说是坐在教室的最后面,又老实,老师记不起来,很正常。但是,他们这个班,好多学生,只要说起,我都记得,甚至很多人,见面不介绍,我就能叫出名字来。后来,经过反复回忆,原来是喜吧自己记错了。我在中心学校教书时,教的是五年级,而当时他在六年级。哦,想起来了,当时他的语文老师去进修学校学习,我短暂地代过他的语文课。这样说来,我和喜吧,还真算得是师生关系了。(未完) 

(续)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一个农村里的读书人,如果没考上大学,又不愿意继续复读以赌赌那么点高考中魁的运气的话,则一般就只能回农村种田了。不过,那时候农村老师奇缺,读过高中的,有一点门路,做个代课教师或者民办教师,是除种田之外,难得的几条出路之一(其它几条出路是参军、去乡镇企业、做合同制干部)。我选择了教书。大约因为我母亲是教师的缘故,我天生就喜欢教书,即使后来放弃教书,也是为着找一只铁饭碗的理由而不得不离开了这份喜欢的职业,就是现在,有人问我,当初如果不离开教书的岗位,我会不会后悔?我当然会说不后悔。当然,人生没有假设,内心的真实,假设也无可检验,不如就保存那份真实,不去想假设中的种种情形的好。所以,我说我喜欢教书,即便一直教书,也不会后悔,当是我内心的真实。

既然当时教书是农村读书人难得的几条出路之一,要谋个教书的差事,也不容易。我十六岁多一点就开始代课,直到十八岁那年,才正式成为民办教师。和现在的教育状况一样,应试是那时教学的唯一的标准。也就是说,一个教师水平如何,全在学生的考试结果上。我成为正式的民办教师之后,所带的五年级班,在全乡会考中,两个学期都名列前茅。因此,第二学年,我就被调到乡中心学校教书了。喜吧说的“中心学校”,就是指这所学校。我在这里教了一个学期的书,期末的时候,我遇到一个招工机会,离开了中心学校。我离开时,刚好是年底,期末会考完毕,我带的五年级班,在全乡会考中,学生的总成绩也是第一名。记得会考成绩出来之后,校长对我说,周老师,恭喜你呀,梢头结大瓜,你带的班搞了个第一名。这样的结果,算是对我的教书生涯做了一个不错的总结,也使我对教书有了几分自信。后来我招工到一家大型工厂,就因为这份自信,我在进厂之际,就找到教育科长,要求去子弟学校教书。这个要求最终没有实现,却让我获得离开车间的机会,进了科室。因此,于我而言,教书其实是给我带来了切实的好处的。

因为与喜吧重逢的缘由,我教过的学生,主动和我联系的有好几个。二十多年过去,当初十一二岁的孩子,现在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一个姓段的学生,我对她印象不是很深,她见到我时说的一句话,却让我很感慨。她说,周老师不仅教我们知识,还教我们生活,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老师。她的话当然有奉承之嫌,但有一点是真实的,我在教他们时,每天都要检查他们的衣着和个人卫生,大概就是她说的“教我们生活”的由来吧。

记得那时候并不强调素质教育。我教语文,注重在字词句章上下功夫,但从不布置家庭作业。这也是学生们印象特别深刻的事。学生在课堂上练习的机会多。我一般很少讲中心思想、段落大意之类的东西,要求学生背诵的多,与学生一起默写生字、生词或者造句的时候多。所以,不布置家庭作业,并不影响他们对知识点的掌握。作文是五年级学生的重点。作文课一般是两个课时连在一起。我上作文课,第一节课会和学生一起口头作文,然后留时间给学生形成文字,学生必须当堂完成作文。第二节课则由学生互相打分,再把分数高的作文拿出来和大家分析。尤其是打分的同学要说出打分的理由,这对提高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很有帮助。我带的班,考试能得高分,作文成绩普遍能得高分是一个重要因素。不仅考试得高分,学生平时的作文,经我推荐,在《澧县小学生作文》上发表的,一个学期,有好几篇。

那时,每天有一节“课外活动”课。一般老师都把这节课作为正课来上,我从来没有占用它来上过正课。除了给数学老师占用一些外,剩余的课时主要做两件事,一是唱歌,一是阅读。当其它班级书声琅琅时,我这个班往往是歌声飞扬。而阅读则是鼓励学生订了很多少年读物,要求学生之间交换着读。有时候,还轮流请学生讲故事。就是要求学生把在课外读物上读到的有意思的故事讲给大家听。讲不好的,就直接读原文。当年十几岁的小学生,二十多年过去还记得只教过他们一个学期的老师,恐怕与课外活动的唱歌、阅读或者讲故事这些还算有趣的活动多少有些关联吧?

喜吧和段慧华,我记忆不深,但记忆深的,也有好些。一次,我再回澧县,和几个学生聚在一起喝茶,有人拨通了彭忠的电话要我和他说话。彭忠我记得,那时他个子小,坐在第一排,成绩蛮好,他舅舅是学校的孙老师。和彭忠通完电话,不久,他就赶来和我们见面了。他在离县城很远的一座国营煤矿工作,进一趟县城,不很容易。由此可见,他对我这个老师,还是在乎的,不然,电话中一通寒暄,也就够了。这一次,聊起了很多同学,记得的,我总能说出他或者她的特点来……记忆的闸门一经打开,往事历历在目。我既惊奇于我还记得那么久远的事,也在记忆的回溯里惊喜于我曾经有过那么一段烂漫纯真的时光。十七八岁,充其量也就是个大孩子吧,一个大孩子和一群半大孩子,虽然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但年少的无邪,不是一个身份就可以掩盖的。比如,我不布置家庭作业,未必就没有偷懒的成分;我带学生唱歌,可能更多的与自己喜欢唱歌有关……我作为老师知道教学质量的重要,但属于那个年纪的任性也无一不遗落在逝去的岁月里,幸亏碰巧我那些做法没有影响会考成绩,否则,不等我主动离开,恐怕我就该被以不称职为由被扫地出门了……

前前后后我教了五年书,自以为我那一套对学生有益无害。因了这份自信,我儿子在小学三年级时,正遇到社会舆论主张“减负”,我就很接受,把儿子预备上的奥数班给停了,结果,儿子小升初时,某重点中学举行入学考试,他的数学仅仅得了十四分。至今我不知道奥数是什么玩意,但我知道,凡小学生,只要不去学奥数班,小升初必然很吃亏。后来我再也不敢在儿子面前提所谓的减负了。以至于他的家庭作业做到晚上十一点过还做不完时,我也不敢催他去睡觉。

某日,有学生请我吃饭,在县城的几个学生也来了。虽二十多年不见,再见却相见甚欢。学生的老公陪我喝了点酒,晕乎乎中,我忽然很想穿越二十多年的时光,回到在中心学校教书的那些日子。在朝来夕往的三尺讲台上,也许我会更用心地关注每一个学生,比如,即使只教过短暂一段时间的喜吧,我也能记住他的特征,许多年过去,会象记得彭忠一样记得他,就象他见面就认出我是周老师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