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写在房子边上

《写在房子边上》是一部散文集

 
 
 

日志

 
 
关于我

人到中年不再想事业,唯记得少年情怀。《回望故乡》不思乡,高堂在身旁。恬淡人生静处,写字去我惆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陶老师  

2010-11-28 00:4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北京的号码。一般这类电话我是不接的,但这次不知怎么就接了。一个男声,说他是湖南的,姓陶。我没听出来是谁,请他告诉我名字,他说他是少鸿。啊?陶老师呀。赶紧约中午或者晚上去见他。

二十年前,我从老家澧县到位于桃源县的一家大型纺织厂工作,在团委会办公室做宣传干事。上班和写作,是那时的生活方式。工厂大,爱好文学的也多。就说我们办公室吧,四个人,除团委书记是过时的文学青年外,其余三个还正是热火的时候。我们一合计,就成立了一个红帆文学社。当然要搞些活动,请作家座谈就是其中一项。那时,桃源县有作家名头的人并不多,陶少鸿是风头正健的一个。办公室的小胡和他熟悉,就把他请来了。他话不多,但给文学社看稿很认真,也会正儿八经提些意见。现在见面,说起二十年前的事,文学社好些人他还记得。

我中午去他住的香樟园宾馆找他,他已外出吃饭去了。我之前给他发过短信,他没看见,不知道我中午会去。和他吃饭的,是他的夫人,满慧文老师。还有一个散文家,女性,年龄和他应该差不多,当时匆忙,没记住她的名字。陶老师说她是一个散文写得很好的人。陶老师这次来,是为夫人捧场的,他的夫人的小说集《双花祭》,在北京有个研讨会。他的夫人我也认识,在桃源县时,我们曾经去过陶老师家,那是桃源县粮食局院内的几间平房,印象中门前有高大的树,六月里显得特别阴凉。我甚至记得那些知了的叫声,六月天,中午,很安静,但我想不起来当时怎么会到陶老师家里去来着。

陶老师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我有时间,就去见见面。我则想请陶老师吃饭,所谓尽地主之谊,吃饭是基本之义了。可是,他晚上约好要和别人吃饭,第二天则是他夫人的研讨会,不会有机会出来吃饭,之后他们就该回程了。那么,要请陶老师吃饭,也就是晚上可以加个塞啦。便约好晚上一起吃饭。陶老师,他的夫人,他的几个朋友,还有常德文联的诗人杨亚杰副主席。二十年前,我们在县城的时候,文学是我们的纽带;二十年后,在北京,在异乡,联结我们的自然不仅仅是文学,但二十年前的那些与文学有关的活动无疑是一本珍贵的纪念册,只要翻开任何一页,都会有浓郁的温馨扑面而来。

文人之间交往,吃饭喝酒不算稀奇。陶老师不喝酒。我们在桃源时,居然也不曾在一起吃过饭,那真是些很学术的文学活动了。不多,印象中大概就两三次,因为不久,陶老师就去西北大学作家班读书去了。暑假的时候,他回家度假,来工厂看我们。那天是在我的房间,很热的天气,电风扇都没有。听说陶老师回来了,一大帮人聚拢来,个个汗流浃背,竟不觉得热。我们问他一些读书的事,一些作家事,他在白炽灯下温和地回答着我们的好奇,额头汗涔涔的,泛着白光。那夜,他回去很晚。后来他说,那晚,他夫人正临产,他回去时,夫人已经送进医院,就是那晚,他做了父亲。

我离开桃源时,陶老师已先期调入常德。此后,我和他没有任何联系。但是,他的文学成就以及在湖南文学界逐渐形成的影响,我是知道的。我会买与他有关的文学杂志读,他的长篇小说《梦土》,我也读了。某一年,在《民族文学》古色古香的小院里与几个同乡喝酒,主人忽然就提到陶老师,我说我认得,主人就打了电话,要我和陶老师说话。这是离开桃源后,我与陶老师的第一次联系。

去年,回常德,与相熟的朋友聚会,他们请了陶老师来。陶老师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尤其是身体不发福,令我这个大腹便便的人羡慕得不得了。他说他经常跳舞,以此作为锻炼。果然,饭后去唱歌,他的舞姿一亮相,就没人敢跳舞了。他跳舞很认真,是标准的国标,不是南方人通常的那种踏踏步。他的歌也唱得很好。印象中陶老师是安静地在书斋里写字的人,但从他的舞步,他的歌声可以窥见,在生活的洪流里,他并不仅仅只有书斋。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好作家,陶老师不仅是热爱,而且认真,这应该是他一贯的品行。实际上,他初中没毕业就被下放到农村,如果不是热爱生活,如果不是认真,他是没可能成为作家的。

晚上在湘鄂情吃饭。陶老师要了红酒,我陪另外的客人喝白酒。单独与陶老师举杯的时候,他说他很怀恋桃源那一段时光,甚至我所在的工厂,他也很怀恋。他说他的第一部中篇,就是以那家工厂为素材的,一个女劳模的故事。这个我当然知道。我与陶老师碰杯的时候,忽然就想,陶老师那时与我们的交往,仅仅是因为文学吗?那一刻,我想起那时他也刚到桃源不久,而到桃源之前,他在离桃源很远的另一家大型工厂工作。我们单纯而青涩的工厂生活,正是他来桃源之前他的生活。在他所在的工厂,当有一群同样热爱文学的青年,工余或者周末,聚在一起,以文学的名义张扬青春的快乐。他在与我们一起时,体会到的正是那份工厂所特有的青春的快乐吧。

据说,陶老师曾经骑自行车被摩托车撞了,他竟然不与人理论,把被撞坏的自行车一丢,自己就回家了。他以为不能怪肇事的人,因为在骑自行车时,是他自己走了神,没避开迎面扑来的摩托车。善良,或许就是在过程中找失误而不是只追究结果吧。换了一般人,车被撞坏,怎么说也会无理搅三分吧,陶老师却不声不响地就走了。善良若此,我想是有一定的根由的。我曾在他的博客里见到关于沅江有小孩溺水后他的伤感以及他听到一个熟悉的人跳楼之后发出的叹息。他的博客,一般只涉及他的行走和文学活动、文学作品,类似的感怀出现在他的博客里,那是文学之外,他对生命的一种体恤。只有善良的人,才会对与己无关的生命有这般体恤吧?也只有这般善良,才可以感悟生命,写出打动人心的作品来。

印象中陶老师话不多,甚至显得有些忧郁,不过,他开心的时候,笑起来,眉宇间的舒展,是看不出一丝忧郁的影子来的。二十年前他的笑是这样,这次见了,他笑起来,还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