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写在房子边上

《写在房子边上》是一部散文集

 
 
 

日志

 
 
关于我

人到中年不再想事业,唯记得少年情怀。《回望故乡》不思乡,高堂在身旁。恬淡人生静处,写字去我惆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荷亭  

2009-08-23 11:2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亭

那个亭子,我叫它荷亭。它是柳叶湖边极不起眼的风景,而我想起柳叶湖,首先就想起它来。
我去柳叶湖,多是吃饭。第一次去,是一个老朋友邀请的。他在《常德日报》工作时我们就认识,后来改行做了官员,但我们的联络一直在。我记得那是秋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开车来到湖边。那时,荷叶尚绿,餐馆就包裹在层层荷绿之中,我便很喜欢这个地方。后来再到常德,朋友在,自然去那里吃饭;不在,也去。我不大在意菜品如何,我只是喜欢那一片绿色:垂柳轻拂的绿,荷叶摇动的绿,湖水潋滟的绿。后来,我来去常德,住也改在柳叶湖边的一家酒店。那里静谧,房间设施也好,更好的是,抬眼就能见到柳叶湖浩淼的一顷碧波,而早晨或者夜晚,则可以沿着湖堤随便走走,有朋友陪着或者孤身一人,都能让自己享受到一片温润,那是绿的气息,水的恩泽。
八月份,我和姐姐回常德参加一个活动,又住在柳叶湖边的这家酒店。姐姐回常德少,一到常德,约人见面的欲望比我强烈。还没到酒店,就约了好几拨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她中学的同学,当然也可以算做我的同学,只是不同班而已。我姐长我两岁,她的同学,自然和我在同龄人之列,彼此都算相熟。其中一位胡姓同学,就在柳叶湖边开一家小餐馆。如此一来,聚会就在她的店子里了。她的餐馆,我春节回常德时去过一次,在柳叶湖入口处不远。她年少时颇有风韵,但现在格外地胖,眼角的鱼尾纹象一张蜘蛛网,已经无情地把她年轻时的风姿网在岁月的烟尘里了。记得中学时,文艺汇演,她的歌唱得很好。还记得她代表学校参加过县里的中学生歌咏比赛。可喜的是,她的餐馆蛮有情调,不大的院子,紧邻湖堤。湖堤与院子之间,是一片水塘。水塘的一角,长满密密匝匝的荷叶。一幢雅致的木屋伸进荷叶之中,让院子格外地有了意境。春天的时候,荷叶已经枯了,但长的短的荷梗顶着片片不屈的荷叶,错落有致,在冬日萧瑟的氛围中,给人温馨的感觉。而这次去,因为是夏天,荷叶正绿,春天的图景便被满眼的绿色所替代,稀稀落落的几处荷花还开着,那些绿便不显得呆板,一蓬蓬的莲蓬则骄傲地挺立在荷叶之间,分外招人待见。
我也是个胖子。入夏以后,我在尝试着减肥,晚餐不吃正餐,吃一种营养粉,因此,他们聚会,我便不好搀和,因为坐在一桌丰盛的宴席前而不为所动,实在是对自己毅力的巨大挑战,于是,我端了一杯茶,到塘边的亭子里独坐。
这是与木屋遥相对望的一座亭子,立于塘边但不在塘岸上,而是伸进荷塘之中,因此,亭子边也是挤满了荷叶。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已经把荷的风姿写绝了,我不敢再写任何与荷的意向有关的文字。其实,一个人,对于物的感受,通常也不会有朱自清作为散文大家的联想丰富,喜欢,就是喜欢,这样的表达虽然苍白,却是人们通常的表达。我坐在荷叶拥挤的亭子里,我内心充满了喜悦,却并没有把身边的那些荷叶想象成婷婷玉立的女子,我只是觉得在那样一个傍晚,一个人可以独自坐在那样一个木质的亭子里,坐在一片绿色之中,是一种难得的宁静,是一种舒适,是满心欢喜。亭子很简陋,用原木搭成,亭中的桌椅,也是简单的木制品,与亭子的简陋十分协调。这样一个地方,太华丽本来就不合适,但并不妨碍它有一个雅致的名字。我起身看亭子的入口,发现并没有名字,就想到了两个字:荷亭。
好了,这一想不要紧,喜欢联想的本性立时就因为“荷亭”这两个字让我开始浮想联翩。我想象此刻不是我一个人坐着,而是两个人,三个人,或者四个人(最多也就是四个人吧,因为亭子里只有四把椅子),男人,或者女人,一起吃饭,是个不错的选择。我相信平时这个亭子也是用来招待客人的,肯定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做这样的选择居多。这样一联想,肚子就开始不听话起来,想吃的冲动很强烈。但减肥的目标还是平息了我的冲动。这时,一对男女从塘边的小径上过来,走到亭子边,又折转了回去。那是一对相知的人吧,从他们走路的姿态,我看出来,他们不会是同事、朋友甚至兄妹,因为他们是牵着手走过来的,年龄似乎都在三十岁上下。他们随意牵着的手,走到我面前,也没有分开,要是普通朋友或者同事,一定不会这样;而兄妹,这把年纪,恐怕也不会有这般亲密。他们只能是一对恋人或者夫妻。
他们是来用餐的么?他们是相中了这个亭子么?我一时有些慌乱。我一个人占着一座亭子,不吃饭,只是闲坐,就因为老板是我的熟人么?他们或许习惯在傍晚的这个时候,在这个亭子小坐,他们是恋人也好,夫妻也好,有这份雅兴,该是多么雅致的一对啊。我觉得我不应该继续坐下去,便赶紧起身离开。姐姐他们还在叙旧,我只好去湖堤上散步。转了一圈回来,再到亭子边时,那一对男女果然就坐在亭子里了。他们的桌子前,已经摆了一些菜肴。似乎还有啤酒。我没好意思细看,但我内心里满是温暖:我一时的体恤,换得他们一顿舒心的晚餐,虽然他们不会知道我是有意让给他们的,但他们的快乐,已经传染给我,于是,在柳叶湖边的这个傍晚,我体会到与人方便的快乐。
正在这时,姐姐他们在找我了。他们已经吃完饭,张罗着去K歌。是去一个叫希腊神话的夜总会。大家三三两两地上了车。车上,我对胡姓同学说:“今天我帮你做了一笔生意呢,我坐在亭子里,看见有人来吃饭,就让出来了。”胡姓同学一边说谢谢,一边朝亭子张望,说:“他们是我的老客人啦,你不让,谁让?”毕竟是相熟的同学,大家说话并不见外,我听着也并不觉得刺耳。
我还把我“荷亭”这个名字送给了胡姓同学。她一听,立即就很喜欢,表示要做成牌子,挂在亭子上。
不知道她后来忘记了没有?倘使没忘的话,那个亭子,现在应该有了正式的名字:荷亭。
甚至,我觉得,她的餐馆,那个叫“百年农家”的招牌,也应该换成“荷亭餐厅”之类才好。柳叶湖是个旅游之地,文化底蕴原本深厚,“农家”虽然质朴,但在一个旅游区,“荷亭”似乎要雅致一些。
     
附记:一份惭愧

前不久,我的第二部散文集《物非人是》编辑付印,高兴之余,便很为自己的懒惰不安——我已经很久没写正经文字了。曾与怀化文友亦蓝聊天,她说起她今年到过常德,和她毛院的同学谈雅丽到柳叶湖转了一圈。我就说,柳叶湖我很熟悉的。她说,她去的那天是阴天,后来还下了点小雨,水天一色的柳叶湖,给了她很深的印象。我立时就喜欢她描述的那种氛围,就想写点关于柳叶湖的文字。惭愧的是,来去柳叶湖不是一次两次,但我对柳叶湖居然不无陌生。该写点什么?于是,我想起了那家农家乐餐厅。匆匆忙忙,写下了《荷亭》。
但这样的文字,与柳叶湖压根就没有什么关系。
也难怪,我写不出与柳叶湖有关系的文字,是我虽然去柳叶湖很多次,但我没有真正地了解过柳叶湖,甚至不曾到柳叶湖湖面荡舟,或者去传说中的湖心小岛观光。我也不知道它与太阳山、月亮山、白鹤山、烂船洲、狐仙岛等的关系。我与柳叶湖的关系,仅仅是去它边上的共和酒店住宿、以及去离酒店不远的几处小餐厅吃饭,再有就是到柳树相夹的湖堤上散步。印象中,柳叶湖及我所到过的地方,是不错的景致。那些小餐馆也很有特色,包括我在《荷亭》中写到的“百年农家”,生意都比较好。共和酒店生意明显萧条,可能与地处偏僻有关。一个外地人要住在这样的酒店是极不方便的,离城区太远。一次,我晚上想找点东西吃,只得打电话骚扰住在城里的朋友开车出来。常德另一家国际酒店似乎也是这样,它虽然在城区,但周边夜晚也不繁华。以前我到常德,喜欢住华天,感觉是到了天堂,喝茶,对面有茶馆;宵夜,则直接下到一楼即可。一楼打烊之后,周边几条街还有夜市。
我后来之所以喜欢住共和,可能还是因为我其实是喜欢安静的。
所以柳叶湖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安静。
我看过柳叶湖的旅游介绍,似乎渔樵村值得一去。那里是柳叶湖旅游的核心景点吗?我不得而知。
看了一些写柳叶湖的散文,约略知道一些与柳叶湖有关的知识,比如柳姑的传说,比如柳叶湖名字的由来,比如柳叶鲫的特点,甚至新奇地发现,刘海砍樵的故事居然就发生在柳叶湖腹地。胡大姐是修炼的狐仙,嫁与刘海为妻,后来被天庭拆散。如果真是这样,刘海庙就大有文章可做,至少湖南人是会怀着好奇要到庙里去烧香的,因为刘海据说又是道教五祖之一,是财神和送子神仙,应该是很有群众基础的。
柳叶湖是亚洲第一大城市湖泊,规划景区也比西湖大三倍,柳叶湖的旅游开发已经具备一定的自然条件,但人文底蕴是一个旅游区不可忽略的因素。
作为一个常德人,我知之不多;作为一个喜欢柳叶湖的常德人,我也仅仅只是喜欢它宁静的一面,它更多的好处,我却未曾感受,这不能不说是我对柳叶湖的一份惭愧。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