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写在房子边上

《写在房子边上》是一部散文集

 
 
 

日志

 
 
关于我

人到中年不再想事业,唯记得少年情怀。《回望故乡》不思乡,高堂在身旁。恬淡人生静处,写字去我惆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下雪了,油菜获得一个湿漉漉的吻  

2009-02-17 09:0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记忆里,北京每年都会下个一场两场雪的,但08—09年的这个冬天,却没有下。

在我的记忆里,元宵节前后是北京有可能下雪的最后时节,但今年的元宵节过去,雪依然没有动静。而且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以至于前几天棉衣也可以不穿了。我想,2009年的第一场雪怕是没有指望了。

早上被闹钟闹醒,习惯地撩开窗帘,朦胧晨光中,觉得外面白茫茫一片,很是诧异,仔细看时,却是下雪了。儿子在收拾书包,我对他说,昨晚下雪了呢。儿子也觉稀奇,赶紧趴在窗户上看,一脸喜悦的样子:“真的啊,这次天气预报蛮灵的。”原来,他早知道,因为他每天要看看《新京报》,报纸上说,这些天会有雨加雪的。我不大注意天气预报一类的信息,不知道气象部门已经预报近来会有雪,所以,我会惊喜;儿子早知道了,不觉得意外,见到雪果真下起来,也是喜悦的。爱雪,似乎是人的天性。

出门的时候,雪还在下。门前有保安在扫雪。我没有走保安扫出的路,而是直接踩在雪地上。雪很柔,一脚踩下去,悄无声息。记忆里,踩雪的声音,应该是咯吱咯吱的,象一块薄冰被轻轻敲碎的那种。

虽然是清早,马路上车已经很多。司机说路有些滑,所以车开得很慢。儿子担心会迟早,我说,迟到就迟到吧,毕竟安全要紧。车缓慢地走向城里,过四环后,路况就好了,因为路上基本上见不到积雪了,只是湿湿的,并不妨碍行车,结果,我们到达儿子学校时,居然啊也没有迟到。看来,城里与城外,温差不是小一点点啊。现在,我朝窗外看区,根本看不到下雪的样子。我就想,四环以内的北京人,恐怕很少有人知道昨夜下雪了吧?

我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妙晴的头像在QQ框里跳动。她对我说,她刚刚看见雪了,还说,“春雪。我挂念我的油菜,还有其它庄稼的收成”。她住在北四环外,应该是可以看见下雪的北京人。能见到下雪真好,可是,她为什么要说挂念油菜和其它庄稼的收成呢?是春雪有利于她的油菜和她的庄稼还是春雪不利于她的油菜她的庄稼?又,她到哪里去种油菜和庄稼?梦里?还是真的有几垅菜地?我知道,有些人确实租了农地,自己种菜吃的,若如此,她的油菜和庄稼,可真是奢侈得令人羡慕啊。

北方持续大旱,是近年来少有的,前一向,通过人工影响天气,北京下过一场小雨。报纸上说,这场雨缓解了北京的旱情,但对于久旱的北京来说,还是下得小了些,等于是帮一个渴得要死的人润了润嗓子。若如此,我相信昨夜的这一场雪,会是一个湿漉漉的吻,吻湿了庄稼干渴的嘴唇吧?于是,我就想,妙晴说的挂念,应该是庆幸的意思。她是在为她的油菜她的庄稼高兴呢。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