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写在房子边上

《写在房子边上》是一部散文集

 
 
 

日志

 
 
关于我

人到中年不再想事业,唯记得少年情怀。《回望故乡》不思乡,高堂在身旁。恬淡人生静处,写字去我惆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找不到长大的姑娘  

2008-12-24 15:0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听来的故事。

那年,厅长四十多岁。冬天,回老家。他已经很多年没回过老家了。乡里很重视,请了县长来作陪,要请厅长吃顿饭。吃饭的地方,就在乡里的食堂。

南方的冬天,很冷,即便是室内,温度也很低。厅长走进食堂的时候,几盆炭火烧得正旺,食堂因此很暖和。屋子里人很多,地方上的头面人物差不多都来了,闹哄哄的,厅长忙于应付。这时,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端来一盆洗脸水请厅长洗脸。厅长一边和别人寒暄,一边接过女人递来的毛巾,就在那一霎那,放佛一道电光闪现,他想起一个清丽的面庞。天啦,这不是李萍吗?厅长差点叫出声来。“你是……,”厅长毕竟矜持,没好贸然相认,只是微笑着,用征询的目光和端洗脸水的女人打招呼。然而,女人似乎不认得他,只是微笑着,请厅长洗脸。厅长迟疑了一下,很快就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不会是李萍。如果是,那该是一个多么优秀、多么骄傲的女人呐,怎么可能在这么偏僻的乡下食堂做服务员呢?

但是,厅长的疑问挥之不去。在酒桌上,他依然打量眼前这个端菜送水的女人,她看起来是那么端庄,甚至透露出某种骄傲的神态。应该是她!李萍。厅长站起身,正要相认,女人却端着酒,恭敬地站在他身旁,说:“厅长,您喝酒”。女人举起酒瓶,叫一声“厅长”,止住了厅长的冲动,他想,这个女人要真是李萍,她应该也是记得他的,但女人的神态,明显不象认识的样子。也许,世界上面目相似的女子多,她无非长得有些儿象李萍吧?

厅长在家乡读中学时,大概十四、五岁。班上有个女同学,叫李萍,是个貌若天仙的姑娘。那时候,男女同学很少有早恋的,但情窦初开却是实情。李萍几乎是班上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她不仅面容姣好,性格又孤傲,是同学公认的骄傲的公主。男生私下里议论,今后若是哪个娶了公主,就是一辈子给她做牛马,也心甘情愿。十四、五岁时的厅长,自然不能免俗。在青春萌动的那些日子里,他没少为这个骄傲的公主失眠。中学毕业以后,同学间很少有联系,但对于李萍,厅长偶尔还能记起。那些懵懂的情怀,似乎是一坛老酒,总是在心海里酝酿。

他没有想到,几十年之后,他会和李萍在这样一个场合相逢,如果这个做服务员的女人果真是李萍的话。按说,中学同学,又是梦中情人,再陌生也是不难认出的。但他心目中的李萍和眼前这个端茶倒酒的女人实在差异太大,虽然他从眼前这个女人骄傲的神态上已经捕捉到一丝相熟的气息,但他一个厅长的矜持,又使他不敢贸然造次。好在女人倒完酒,一屋子的人就闹哄哄地喝起酒来。觥筹交错,平时酒量很好的厅长竟喝醉了。在他离开酒桌的时候,还是刚才的女人,把一条热乎乎的毛巾递过来让他擦脸。她微笑的样子,在他看来,熟悉而亲切。“你是……,”厅长再一次冲女人欲言又止,并向女人伸出手去。女人却只是笑,说:“厅长醉了。”于是,人们把厅长扶上车,送他去县城休息。

其实,这个女人,正是厅长记忆中的李萍。厅长在当地是个名人,她不可能认不出来,但她只做她份内的工作,她既没有与厅长相认,当然就更不会把与厅长同学的事说出来炫耀。

    听起来似乎不真实,但我相信。一个生活在底层的人,如果还继续保留着骄傲的心态,那么她那可怜的自尊是不允许她在心理上向命运低头的。她也一定希望厅长认出她来,一定希望厅长先和她打招呼,但厅长没有。越是这样,她越不会主动暴露自己。后来,厅长知道她果真就是李萍之后,感慨道:“这个骄傲的李萍啊,她还是那个骄傲的李萍。”

 

同学之间几十年不见,重逢之后,不认得是可能的。这种可能,往往发生在人生境况悬殊很大的人群之间。地位、身份相近的人,即使同样多年不见,再见之下,很容易就认得出彼此来。我想,倘若李萍不是食堂的服务员,哪怕她仅仅只是乡里参与接待的普通的一个工作人员,厅长要认出她来,也容易许多。又假使李萍有攀援的心理,见到厅长即自报家门,按上面的介绍分析,厅长自然会记得她,自然也就相认了。但是,很多时候,地位低的人,要攀援地位高的人并不容易。在那样的场合,李萍最担心的,莫过于自报家门之后,厅长竟记不得她。所以,在这样的场合,地位高一些的人,主动一些,对地位低的人,是一种解脱。

厅长原本是要相认的,他似乎也没有考虑地位悬殊的问题。他没有与李萍相认,是他心目中的那个李萍与眼前的这个“李萍”相去太远。我忽然想起黄永玉的一幅画来。我没有见过这幅画,但有别人拍的照片以及这个拍照片人的描述。说是在黄家位于北京通州的万荷塘内,黄老先生做有一幅名为《柘枝舞》的画,悬于万荷塘的廊檐上。画面上是一群姑娘嬉戏、歌舞的场景。我不识画,只知道这画很有生活气息,那些载歌载舞、形态各异的姑娘让读画的人无不读出女子的美好来。然而,最震撼人的则是先生写在画幅上的那些话,他写道,画面上的这些姑娘,有些是他小时候的伙伴,有些是他心仪的姑娘,现在她们早该长大了,有些甚至已经不在了。我记得她们,但是我再也找不到她们了,即使找到了,她们也已经不是我认得的那些姑娘了……黄老先生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调的人,但他又是一个伤感的人。他对于生活的认识,仅仅是一幅画,仅仅是寥寥的几行文字,就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每个人的一生,在不同的阶段,都有着美好的记忆。我们生活在美好之中常常意识不到,唯有失去,才觉得美好的可贵。而美好的人与事,一旦失去,就永远失去了,我们无法重现那些属于我们的但已经失去的一切。

有一首歌,似乎流行好久了,但我最近才听到,是春雷的《我想回家》:“黄花开了满山岗,伴随风轻飘荡,一条小路弯弯又长,怎么不见青砖碧瓦房,怎么闻不见门前槐花香,怎么听不见从前的歌声,怎么找不到长大的姑娘……”,乍一听到这首苍凉而忧伤的歌曲,我的确泪花闪烁。这是怎样的一种缅怀啊,对于故乡,对于故人,对于我们失去的美好岁月……

 

厅长决计去看望李萍。

一条小街,原本冷清。李萍就住在这里。

再见厅长,李萍异常热情,忙不迭地生火、烧茶,然而大家却无话可说。几十年不见,同学之间已相当生分,何况陪同厅长来的,还有县里、乡里一大群人,也没有好好说话的氛围。

昔日同学时,李萍的父母亲是吃“国家粮”的,家里条件好,这就使得李萍很有优越感。而厅长那时还是农村的一个小毛孩,吃不饱,穿的也差,和李萍比起来,简直是天上地下。星移斗转,现在,一切都掉了过来,李萍住的是低矮的平房,家里的陈设也异常简陋。原来,李萍中学毕业后,别人给她介绍了一个军人对象,不久就结婚了。谁知结婚不久,男方复员,没有安排工作,李萍只好随丈夫到乡下生活。不幸的是,李萍长得光鲜,做丈夫的看管极严,以至于老婆有机会谋得一份好工作时,他也阻止。于是,她的人生,就在这个自卑的男人手里,变得异常灰暗。

 

长同情李萍,想给她一些实际的帮助,他打算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给她和她的丈夫找份过得去的工作。然而,厅长派人去找她时,竟没有找到。自此,厅长就再也没有李萍的任何讯息了。她辞了工作,并搬了家。

有人开玩笑说,一定是那个自卑的丈夫怕厅长抢了他老婆,带着老婆躲起来了。厅长笑笑,说:“呵呵,不全是。我知道他们躲起来,是李萍的主意。她是一个骄傲的女人,她还是那么骄傲啊。”

 

“黄花开了满山岗,伴随风轻飘荡,一条小路弯弯又长,怎么不见青砖碧瓦房,怎么闻不见门前槐花香,怎么听不见从前的歌声,怎么找不到长大的姑娘……”

我以前没有听过春雷的歌,但自从听了这首《我想回家》,我就格外关注起这个歌手来。不是他的歌唱得有多好,他唱出了蕴积于很多人心底里的某种情怀。如此,在我看来,他是一个不错的歌手。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