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写在房子边上

《写在房子边上》是一部散文集

 
 
 

日志

 
 
关于我

人到中年不再想事业,唯记得少年情怀。《回望故乡》不思乡,高堂在身旁。恬淡人生静处,写字去我惆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教师节随想  

2006-09-10 23:5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节快来临时,儿子提前几天就向他妈妈预祝教师节快乐。儿子上高一,关于教师节的信息,比我掌握的要及时和准确。我很惭愧,曾经做过教师的我,常常也会把这个节日遗忘。可不,虽然儿子几天前就发布了关于教师节的信息,今天我还是遗忘了。傍晚回家时,不经意去夫人的博客逛荡,看见夫人关于教师节的感想,我才想起,今天是教师节呢,得赶紧向做教师的夫人致个意,做教师的家属,人家过节,也不能太麻木不仁啊。

曾经,教师节也是我的节日,而且,我还幸运地过上了第一个教师节。那时,我在老家的中心小学做教师,挤在民办教师的阵营里,好歹也算教师。现在自己不做教师了,夫人却是,看来,我与教师节还是挺有缘的。

不觉想起第一个教师节的一些事情。可能是第一个教师节的缘故,乡里很重视这个节日,开了个很热闹的庆祝会。据说,开个会庆祝一下,是后来教师节主要的庆祝方式,大学、中学、小学,一律如此。其实,这方式没什么不好,庆祝么,无非是一种纪念而已,形式总是必要的,开会的形式,最简便,自然就百用不衰。不过,在我教书的时代,在我教书的地方,要寻点儿热闹,也不很容易。地方偏僻,信息也闭塞,开个会,还是满欢喜的。

值得欢喜的还有一项,那就是我竟然做了第一个教师节庆祝会的司仪。那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学教师,能够为这样的活动做司仪,那也是很荣光的事情。关于这次会议,我只记得我的那份光荣,还有就是会场的横幅:“隆重而热烈地庆祝第一个教师节”。之所以记得,是因为这样的横幅很特别,有一种身为教师的自豪感在里面。记得当时在台上念这条横幅时,语调中有掩抑不住的自豪和兴奋。

我母亲也是教师,那天就挤在参加庆祝活动的人群里。我在台上露脸,她也当有双重的自豪:为自己做教师的自豪,也为儿子在台上做着司仪自豪。我之所以这么猜想,是因为直到现在,母亲还经常向我夫人炫耀我教师时代的光彩,比如“乡里的好多活动都是他主持”云云,其实,我记得的“主持”,也就是教师节那一次。可见,母亲当时确实是自豪的。

我不教书已经多年了。今天是教师节,想起自己教书时的种种,就很怀念那些日子。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真正令我喜欢的,教书是一种。可惜,因为那时民办教师的身份,使我总有一种不稳定感,当有机会找到一个所谓的“铁饭碗”时,我选择了离开自己喜欢的教书岗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铁饭碗”对于青年人,还是极具诱惑的,而那时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在待遇与地位诸方面,都大相径庭。十多年后,民办教师大部分转为公办了,这实在是国家一项英明的决策。我母亲就是一个老民办教师,临到年过半百,才赶上转正的好运,有了固定的工资收入,即便是如今退休了,也有一份稳定的生活保障,但与她同时代的民办教师,没赶上这运气的,景况就大不一样。同样是一辈子站讲台,民办和公办,身份的不同,决定了人生境遇的殊同。

母亲回老家走亲戚去了,我让儿子给她打电话,祝她节日快乐。老太太很高兴,节日里我们记得她,且是在千里之外,她自然是高兴的。忽然就想:若当初老太太没有转正,就在民办教师任上站到不得不退岗,不知道还能不能打这样的祝福电话?由此就想知道那些当了一辈子民办教师的人,年老而无转正,他们离别讲台后,政府是否也有相关的政策?我不知道具体的情状,只是想到这些,想想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