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写在房子边上

《写在房子边上》是一部散文集

 
 
 

日志

 
 
关于我

人到中年不再想事业,唯记得少年情怀。《回望故乡》不思乡,高堂在身旁。恬淡人生静处,写字去我惆怅。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由北京沙尘暴所想到的  

2006-04-19 00:5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天气很好,我去洗了车。昨天去开车时,车身却布满厚厚的一层黄土,原来前夜刮了沙尘,我睡得早,不知道一场沙尘暴已经不期而至了。它一来,不仅沙尘满地,北京城即便是白天也是昏天黑地,直到今夜,它还没有要遁去的迹象。

在北京生活久了,沙尘暴也就见怪不怪。报纸上说,那一夜的北京,大概有30吨黄土在北京安了家。我不知道这数字是怎么得来的,但这场沙尘来势汹汹确实是无可置疑的了,以至于老百姓戏称沙尘下的北京城为"满城尽带黄金甲"——确实很形象地描述了北京沙尘天气的状况。

北京的沙尘,据说来源于内蒙的荒漠。因为这场沙尘,我国土地严重沙化的报道也见诸于大小媒介。于是,就有人嘲笑前晌关于我国沙漠治理已经取得的一些成效,甚至阿拉善这样由企业家发起的沙漠治理工程也列入了某些快嘴人的嘲笑对象,还有人干脆对大自然的不可抗拒采取听天由命的态度……所有这些态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们对于沙尘暴源头治理的不满,虽然有失偏颇,却也值得深思。

自然有其平衡的法则,沙尘暴的危害固然严重,但据说这也是北方少酸雨的重要原因。既然有些好处,我们不妨也庆幸一下,毕竟,它还是有些好处么?当然,它的好相对于它的不好,或许就如芝麻之于西瓜,可能有些微不足道,所以治理还是必要的,我们也应该相信,只要治理,最终沙尘暴的危害会降低到好与不好相对平衡的水平。

中国之大,不仅有广袤的平原,葱绿的山地,也有黄土堆积的高原。这样一座高原,据说就是沙尘长期移动的产物。长期是个量变的过程,在黄土高原之下,或许许多年以前,也是水草肥美的地方,但沙尘不断累积,这些肥美的土地就逐渐变成了一座高原,可见沙尘的力量。这里,我们不妨设想一下:沙尘继续东进,我们的家园是不是迟早也会被它占领呢?这是一个可怕的设想。——一夜30吨黄土倾到在北京上空,那是一种怎样的威力呢?

沙尘还在东进,不管什么原因,沙尘东进的事实确实那么严峻地摆在我们面前。减慢沙尘东进的速度,或者阻止它不再东进,持之以恒地态度和沙尘做斗争将是我们长期一项长期的工作。既然我们曾经破坏自然,从现在起我们就该对自然友好一点。这种友好,首先是要对自然不再形成新的破坏,其次是在不增加破坏的前提下,对已经破坏的自然环境进行改造。我们的三北防护林、我们的沙漠化改造基本上就是对自然环境的一种修复。从多年的实践来看,我们的努力确实也收到了一些成效,长期坚持,必然会得到好的回报。

但是,从今年爆发沙尘暴以后各界的反应看,一些人对于沙尘的治理显得有些泄气。急功近利,对于沙尘暴的治理,不是一个好的态度。既然沙尘侵吞绿色大地的过程是量变的,我们阻止沙尘东进的努力也只能是量变的。沙漠边的一棵树今天看来可能微不足道,但这些树多了,沙尘越过它的能力就会减弱,最终,它会和那些林木一起和谐共处,到那时,北京或许还会有沙尘,但不会是一夜30吨,将会很少,很少,或者少到3顿,0.3吨……那也并非不可能啊。

沙漠治理,政府是主力。没有政府的规划,民间的努力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望。但是,在政府大力治理的前提下,民间的参与会加快沙漠治理的进程。我以为,动脑筋去阿拉善进行生态改造的企业家是值得赞美的,虽然他们的行为在生态改造的幌子之下或许也有商业的企图,但是,类似于阿拉善的生态工程多了,一块一块的阿拉善连接起来,且真的实现生态化,那也是不小的功绩。我不知道刘晓光们是否真的有商业企图,但我真的希望他们的阿拉善最终是有商业回报的,那样的化,企业家们的努力就不仅仅是一个公益行为,那会吸引更多的企业家投资于沙漠化改造,这对减缓沙尘东进将有多利而无一害。

沙漠治理,治,是必须,但保护更为重要。曾经听一位前辈聊起内蒙的羊绒产业,他说了一个观点:内蒙羊绒产业越发达,我们面临的沙尘危机越突出。他说,羊绒的需求会促使内蒙畜牧业的扩大再生产,其结果是草原生态恶化,最后会导致草原变荒漠。我不知道这位前辈的说法是否危言耸听,但可以想见,羊多了,势必就吃草多,而草原是相对的,就那么大,羊在无限增多而草原不会扩大,草原最终被羊啃成荒漠,还真不是杞人忧天呢。

内蒙还有一个产业,也是糟践草原的,那就是奶制品业。蒙牛啊、伊利啊等等的乳制品,均有一个吃进去草挤出来牛奶的原料生产过程,这一过程中,牛,一种食草动物,是不可或缺的工具,而这一工具生存的根本也恰恰依赖着草原。于是,天苍苍,野茫茫的内蒙大草原上,不用风吹草低就可见牛羊了……这样发展的态势,紧邻北京的内蒙草原,是不是比阿啦善这样已经沙化的地区更为危险呢?这样想来,阿拉善一类的改造真的是微不足道了——比起依托草原快速发展的内蒙工业来,阿拉善一类的改造似乎有些小孩子过家家的味道。因此,我们在关注沙化土地的生态化改造的时候,是不是更应该关注茫茫内蒙草原的休养生息呢?

看来,一个地区在发展经济的时候,也要搞搞生态评估。经济固然要发展,但必须是在生态许可的范围内适度发展,否则,其贻害将无法用经济尺度来衡量了。然而,我们痛心地看到,虽然我们也重视对沙漠的改造,但是,对土地沙化的潜在危机认识并不深刻。至少,目前没有任何一个与生态有关的部门对内蒙草原可能出现的危机进行有效地制约。环保部门、林业部门,是我国与生态有关的最直接的部门,他们有那些措施来防范这种有可能出现的危机呢?

天不灭天,人有人祸。或许,窗外呼啸的沙尘暴正在提示我们:到了该警惕的时候啦!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